热线:1232123132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服务中心 >

建始县县长向查看灾情时当场落泪

发布时间:2017-04-26 10:08

  今天上午,建始县县长向红林率领本地民政、交通、水利等部分担任人前去重灾区长梁乡沙坝村。一到沙坝村,向红林来不及听取村干部的报告请示,就在村里实地查看灾情。往日的斑斓村落满目疮痍,四处都是山洪冲刷的踪迹和受损的衡宇。看到面前的一切,这位精悍的女县长不由落泪。  利川市查获不法运输卷烟案涉案金额达85万元  建始县工商局诚征消费的贵重看法和  丈夫赌气将老婆扔高速收费站收费员协调助团聚  记者深切沙坝灾区:基被掏空道损毁严峻  建始两单元防汛值班不到位纪委传递责令整改  随后,向红林在沙坝村村委会召开灾后重建工作现场会,全面摆设全县的救灾重建工作。

4月16日:新朋友加进来,说是谁谁的同事兼好朋友,经常听她提起我,所以想交我这个朋友。没有刻意,我却成了你嘴边的风景,
 
心里暖乎乎的。我们话都不多,大多时候默默相伴,偶尔联系,只是互问近况,相互鼓励,知道各自安好,便放心。每次通上电话,都可以
 
听见彼此爽朗的笑声,放下电话后,笑意仍在心间荡漾。电话那头的声音让我分明感觉到是那么实诚,不带一丝矫情。去年的冬天,我们认
 
识一周年,我为我们的这份不热烈却溢满温暖的友情写了一篇日志。回忆点点滴滴,敲下零零碎碎,却理不直头绪。花了两个半天,直了,
 
可是觉得那些字并不能准确表达出我心里的某种感觉。我不想不愿意把你写轻,当然也不喜欢写重了,再加上我不习惯专为某个朋友写日志
 
,因此,我让成形的它流产了。从没有对你说过这件事,是因为觉得最终没有实施的事情就没有提起的必要。有些话,不用说出来,我相信
 
你会懂,写或不写,情都在那里。冰冰,你说是么?
 
    4月17日:一睁眼,一闭眼,一闭眼,一睁眼,四天的农忙假就这么过去了。“一生”只是想起来有点漫长而已。
 
    4月18日:坐着读,站着读,躺着读,扑在厚厚的棉被上读,一口气读完《此生未完成》,真的没有悲伤,可是还是不知不觉流泪了,
 
因为感动,不知不觉地笑了,因为乐观。我相信“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所以一直都劝诫亲人朋友生活作息得正常。我赞同“吃喝玩乐无非
 
感官享受,过了那一刻,都是浮云,唯一踩在地上的,是你健康的身体”。凡事没绝对,可是尽量不去做影响身体健康的事总是不会错的。
 
下决心这三年内不再染发,可以的话以后都不要染,健康没了,还会有漂亮么?命都没了,漂亮有啥用?
 
    4月19日:终于,让我也能帮上你一次。
 
    4月20日:读柴静《看见》里有关汶川地震的章节,一直在抹泪,其实有些伤痛我们是感受不到的,只有当不幸真切地辗压过自己才会
 
有切骨之痛。今早四川又发生了地震,看了一天的“雅安地震”特别直播,祝愿雅安人民安好,对救援震区的可爱的人表示敬意,好人一生
 
平安!多希望四川不再有地震,别让生活在那里的人每天惶恐过日。
 
    4月21日:一个老弟对其老婆说:“你看看我玲姐的《印记》。”老弟说弟妹看了,从头到尾认真地看,眼睛还湿润了。他因势利导:
 
“你以后还管我聊天吗?”她说:“都像你玲姐这样的我绝对不会管。”嘿嘿,这家伙为自己聊天找到了理直气壮。我把《印记》拉出来翻
 
看,想不出哪句话可以让她感动,让她信任,可我感动了——为了一份陌生的信任。
 
    4月22日:读柴静的《看见》感触颇多,其中音乐学院钢琴专业大三学生杀人的案件,让我有更多的思考。严厉的家教并非都能收到预
 
期的好结果,当然不管不教更不行。我说不出深刻的道理,就是觉得能与孩子做朋友,他们信任你,孩子拥有阳光、健康、积极的心理,家
 
长的教育就是成功的。自认比较民主,可是,最近发现儿子自己买了新衣服、新鞋子却不敢告诉我,问起新鞋子新衣服是怎么回事,总是说
 
是同学的,他这样其实就是怕我骂他,可我觉得有点冤。但事情总不会无缘无故没有理由的,我反省.....在餐桌上,我开诚布公地对儿子
 
说了我的想法,我希望他以后可以对我诉说他的想法,我也为我曾经斥责他时的语气道歉。可是发觉真正沟得通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你好
 
的他没有学到,不好的他却记在心里了!
 
    4月23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夏天还没有真正到来,我就中标了,每次都只是我。红、痒、肿、痛,还带脓,可恶的飞蛾粉,防不
 
胜防,无处可防。一晚没睡好,痒不敢挠,又胀痛得不行。可是,想想雅安的痛,心里就哼起郑智化的《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
 
么?”只希望下次飞蛾粉能不能别撒我脸上?
 
    4月24日: 这学期校长多次表扬一同事,这同事课后经常在办公室辅导学生,同是教英语,感觉有些话是说给我听的。表不表扬无所谓
 
,奔四的年纪了为平常事受表扬我也不好意思,就如同在公共汽车上让个座却赢来称赞的目光一样难为情。可是不要批评,一批评我觉得冤
 
就得申辩两句。昨天开毕业班动员会,校长批评了:“你们三个毕业班老师就是少见到辅导学生。”其实,他是想说:“没见过你们三个辅
 
导学生。”我本想笑着回一句:“辅导学生不一定要在校长眼睛看到的范围内。”但是因为校长的批评缺少了严词厉色,我的话也吐不出口
 
,在唇边打了个转,咽了回去。其实,我心真不大,昨晚做饭、吃饭、改作业时都有想到这件事;我心也不小,昨晚我可以睡得那么好。呵
 
呵,我做了你没看见,这不怪我。今天的太阳露面真早哟,我决定把昨天的小心眼托付给灿烂的阳光带走。
 
    4月25日:一个调离了的旧同事给电话,问我有没听说可以领工资了。我说:“不关注!经济危机了?”她说:“不是,现在的鸡太便
 
宜了,只要五块钱一斤,想多买些回来养着。”不怕禽流感?她说:“不怕,广东没有这回事。”坐我旁边的同事让我问问她种的黄瓜有没
 
手臂粗了,我还没来得及问,她说:“就这样。”把电话挂了。这妞,目标明确,速战速决!我想:我是不是也该买几只鸡回来,焖呀,炖
 
呀,炒呀.....
 
    4月26日:电脑开不了机,我猜想是内存条脏了。我把主机外盖给拆了,拿出内存条然后用一张较新的“红牛”小心擦拭,再装回去,
 
真的可以开机了耶。哈哈,以前这么简单的事,总是急着把电脑抱出去给人家修理,一拆开一摸摸十几二十块,这钱是小事,就是来回跑那
 
条路......简单的事情得多学学哈。
 
    4月27日:期中考试,下午要去外校监考。老妈坐上了去妹妹那的长途车,吃过感冒药得给她打个电话,到哪了?吃午饭了没?
 
    4月28日:全身筋骨在痛,讲话、咳嗽那颗头颅的全部神经都在颤痛,我知道发烧了。打针是逃不掉了。上次打针离现在有十年左右了
 
吧,那次我坐长椅上打针,人家的针刚要扎时,我把屁股一闪,扎了个空。今晚是躺着闪不了,可是却抓住人家欲扎的手:“还是给我打点
 
滴吧?”打过针回去我得装,装出十二分的柔弱无力,充分激发儿子的怜母情愫,这样他就可以心甘情愿地听我使唤了。煮饭煲汤,舀饭洗
 
碗,端水递药,享受一条龙服务。
   
    4月29日:雅安出事,没能给予实质帮助,不敢大声说话,只是默默祈祷:伤亡少点,雅安快好!一直等,以为会像上次一样,通知集
 
体捐款,可是这次没有。今天在电视屏幕下方滚动的字条中看到可以手机发信息献爱心。我编写了“5芦山”发送到10699999,发送十次,
 
刚好把前天充值的五十块钱给发完。信息发出后,稍感心安。我有直觉,我的朋友(同事)看到这段话后,有人,肯定,立马,拿起手机发
 
这样的信息!
    
    4月30日:看周国平的《宝贝宝贝》,我恨不得把儿子重新装回肚子里,然后再把他生出来,再然后认真地陪着他成长。耐心地陪他玩
 
,陪他笑。认真地,认认真真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其实,这本书里所写大多是琐碎平常事,有些是我们自己曾经做过的,只是那时
 
候的我们缺少的是细心、耐心与童心。过去的时间是拽不回来了,我只能望肚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