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232123132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服务中心 >

我的世界 凯旋门娱乐网址是否来过愿意停留

发布时间:2017-08-02 15:17

 
 
 
    又下雨了…听着窗外滴答的雨声,还有风牵扯着布帘子的声音…倚在床头,出神…枕边的旧手机,一反常态的寂静…原来,听歌,也要情绪的…
那天,读兰儿写的那篇文章《我的世界,你是否来过?》,怦然心动…喜欢,喜欢这种温暖的感觉…忽然的,心血来潮…
现实生活中,我没有同事,也没有,那些遗失在久远年代的所谓的同学…我的生活圈子很简单,身边,只有一群简单朴实的街坊邻居,仅此而已…我所有的亲人,都是那么宠爱着我,包容了我骨子里的倔强和那些劣根性…他们都是爱我的,我知道…
自从,学会了手机上网,以后,不能写字了
那些拼凑在一起的字
真的很难看
 
低头,挽起裤管
努力,饰演一个别离的姿态
七月的第一天
你,终于离我远去
 
任我多么深情的呼唤
朋友特地送来了中药
拎着, 感觉有些沉
重复又重复的叮咛
他不厌,我有岂能烦
 
茶几上,最后的两朵栀子花
她们不遗余力的绽放着
 
常常 依靠或蜷缩在
琴对面的红木沙发里
琴熟练地踩着电动缝纫机
一边,倾听我诉说着那些年的琐碎
 
习惯,习惯读云的短信
月儿,不要为我偷偷流泪
不要这样子,好吗
月儿,今夜,来,入我的梦里
明早,推窗,看,太阳升起
 
  第一次,我看到了天空的颜色
云,走了,天,黑了…
惶惶的,触目的是女儿的黑眼圈
蹲在墙角,抓紧的是儿子的手
那双还未变宽变厚的手
 
低着头,喝了一口粥
不经意,想起了远方的你
胃,很认真的疼了那么一下
女儿说:“别让爸爸知道我生病了”
抬头,冲女儿微笑
一滴泪,偷偷滑落衣襟
 
茶几上的栀子花
于某刻,悄然绽放
女儿伸长脖子
嗅了一遍又一遍
多么苍白的小脸
却,笑得那么灿烂
 
儿子期末考
昨天下午去学校时
我倚在门边,不愿动
骄阳下,儿子回眸,挥着手
再回头,他又挥了一下手
 
夜深了,忽然记起
明天,是妈妈的生日
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有,深深的祝福…
在这里,我要大声说:
“妈妈,我爱你…”
 
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些我喜欢的人…我打从心底喜欢她们,于是,我对她们说了那几个字:“不离不弃…”还不止一次…她们也是爱我的,我知道…于是,我笑了,笑得那么甜…
有人说:“你总是喜欢写一些煽情的和不可名状的东西…”无言,久久…我没生气,真的没有…或许,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常常,读着某些文字,笑着笑着就哭了…
上网一年半,一些人走了,一些人来了…留在这里的,我是那么小心的安放着,那么小心的…
那晚,翻着那些泛黄的老照片,那一头长发,那清秀的模样,是自己么?难怪,女儿常说:“妈妈留长发的样子最好看…”
也就在那晚,和幸聊起了曾经…十八岁那年的夏天,偷偷的在一家小报上发表了第一首小诗,那刻,有些羞涩有些激动…因了那首小诗,我“认识”了俩个老师,当时,称之为:笔友…在长达几年的书信往来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后来,听说其中一人去了京城一家报社,另一个,不知所向…时至今日,不经意,总会想起…
我的世界,不是很喧闹…因为,没有太多的色彩…
每天,我都在笑,发自内心的…如果,你看到我默然,那是因为身体的疼痛,当所有疼痛袭卷,由不得你还神采奕奕…
最爱的栀子花,花期很快就要过了…那沁人心脾的幽香,会永远停留在我的小屋…
每次,迫切的打开QQ空间,是为了,见到那些自己喜欢的人…
今天,又去看了医生,末了,再次强调:“不能熬夜了,准九点半睡…”
我不敢违背了,不敢…
 
梯子,不能横着放 
 
    一张薄薄的纸
是儿子的生活补助费
不多,只,两百多
但,必须,出示一个证明
家庭贫困证
正午,烈日当头
我忐忑着去了村委办公室
那俩神气十足的官爷
也斜着眼,高傲
有几分官架子
你,湖南的户口
这个,怎么证明呢?
那俩人,几乎,同声
额…这样啊!
我说,给我一个梯子吧
如果,横在你们面前
湖南和重庆只一步之遥
我不喜欢和你们这么近乎
贫困证,罢了,罢了
这个梯子,直着
或许,从一步到九步
我会试着努力爬完
那么,轻松的让我走近你们
让我更清楚的看到你们的嘴脸
这梯子,还是不要横着放
然后,扬长而去
 
 
(这篇,大家伙都可以掩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