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1232123132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中国洛阳第35届牡丹文化节

发布时间:2017-04-26 10:22

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前身为洛阳牡丹花会,已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始于1983年,2010年11月,经国务院、国家文化部正式批准升格为国家级节会,更名为“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由国家文化部和河南省人民政府主办。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是一个融赏花观灯,旅游观光,经贸合作与交流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经济文化活动。它已经成为洛阳发展经济的平台和展示城市形象的窗口,洛阳走向世界的桥梁和世界了解洛阳的名片。
 
  过去了的,就会变成亲切的怀念——
 
        毕业分配至现在,呆这已经有十六年了。现在学生越来越少了,并校就是大势所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实施,也不知道并到哪里去
 
。无论怎样,这里会是我工作生涯中最美好的回忆吧。一直都感恩自己可以工作、生活在这么简单、融洽的环境里。 
 
 
    教学楼。平时我们就是在这对着学生嚷嚷,对着学生笑,给学生提问题。想起了一笑话:妈妈问:“你们班的老师怎样?”儿子:“不
 
怎么样,好像什么都不懂。”妈妈:“真的吗?”儿子:“真的,要不他为什么老是给同学们提问题呢。” 
 
 
    办公楼。说是办公楼,可这幢楼里有队部室、领导办公室、教师办公室、仪器室、图书室,现在添了个电脑室 ,还住老师——住房欠
 
缺。
 
     办公室。平时一下课,我们就爱往这跑,喝杯水,坐下闲聊,说可以说的话,开可以开的玩笑,欢声笑语。 
 
 
    运动场。“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前几年,为了身材更苗条,身体更健康,给自己制定了每晚在这跑上八圈的目标。那时想
 
瘦没瘦下来 ,现在一个不经意——瘦了。同事说我想瘦就瘦,想胖就胖。在我看来,我那个瘦呀胖呀,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天要下雨,
 
娘要嫁人。由不得我呀。 其实,瘦也好,胖也罢,健康就是好!多运动,身体好!
 
 
      校道。平时走在校道上,感觉自己是首长,两旁的大皇椰树就是等待检阅的士兵。 
 
 
    为了“创强”,负责出的墙报。别的同事负责的墙报可漂亮了,可我认为再好看也是别人的,要晒就晒自己的吧。
 
 
    同事写的毛笔字,很漂亮吧。总之,我是挺羡慕的! 
    校园的一棵树。绿吧,这就是南方的冬天,南方的树!花草树木葱翠依然!秋风扫落叶是我绷住的情怀,雪花飘舞是我魂牵的梦!兰草
 
姐姐打趣说我的人生没有冬天,其实,我很想体味一下四季分明的人生。 
 
 
     宿舍楼。好旧的一幢楼房,门窗什么的都坏掉了,可不缺温暖。 
 
 
    阳台。我习惯黄昏时分站在这向天空看。“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可我喜欢的不是夕阳,而是夕阳消逝后的黄昏,任思绪放飞,
 
隐没在朦朦胧胧里......黄昏的到来意味着黑夜的降临。我喜欢黑夜,让我可以安心地躲被窝里睡觉觉。我贪睡的“秘密”同事皆知。 
 
 
    客厅。没啥看头,乡村教师两袖清风,刚好解决温饱。但是,我会质朴着我的质朴,简单着我的简单,快乐着我的快乐! 
 
        菜地。嘿嘿,不知啥时候它们升级为红土地和黑土地了。 这片菜地一年四季默默地为我们献出它的绿,给我们提供无公害蔬菜,
 
给予我们多大的方便,让我们少吃多少的农药。我们感谢它!
 
第92章 默认分章[92]
 
    注:原文写于2009年5月26日。今天翻来看看发现日志已变形,日志里的文字在不停地跑动,根本看不到内容。在原文上修改不了,
 
拿出来重新编辑发表。
  
     一向最怕蛇,虽然不能用“谈蛇色变”来形容,但每听到别人说起它,背脊就会发凉,手臂上就会涌起鸡皮疙瘩。经常会想:如果有一
 
只凶猛的老虎来吃我和有一条蛇来缠着我,可以选择的话,我会选择让老虎给吃掉,也不情愿让蛇来接触我。被蛇缠住的感觉太可怕了,只
 
是想想就足以让神经痉挛。
 
 
    小时候我最爱看小人书,每当看到有蛇的图片时,就会特紧张,可又舍不得把那些引人的故事给扔了。明知道这不是真的,但还是很怕
 
,觉得好恶心。不敢拿正眼瞧它,不敢摸它。翻页时,眼光有意避开它,拈着小人书页脚空白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翻过去,以免触碰到纸画的
 
蛇。
 
 
     白天听别人议论蛇,我就在心里暗暗祈求:今晚不可以让我梦到蛇!很幸运,这么多年我与它梦里绝缘,从没近距离相视,更别说与
 
它有过肌肤相亲,大多时候是遥首相望罢了。其实遥首相望的机会都极少,眼睛近视是个原因,也许它曾在我眼前招摇过,而我却对它视而
 
不见。这就是近视的好处,恶心的东西不见为好!一听别人说哪有打死的蛇,避而远之,绝不会因为好奇心而去围观。
 
 
     可是,昨晚不知怎么回事,我居然梦到了它。天呀,在梦里,它不知被谁砍成一截一截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跑到我的身上来了
 
,浑身发冷,额头冒汗,肌肉僵硬,等到别人帮我把它拿出来时,“啊”的大叫一声,从床上跃起,醒了!同一时间,熟睡在我身旁的儿子
 
一下子翻过身来,用他那双小手抱住我的脖子,然后拍着我的背带着睡意朦胧的,懵懂的声音说:“妈妈,我在这呢,我在这呢......”听到
 
儿子的话语,我的心里不再恐惧,心底泛起一丝丝安慰和感动:儿子虽然惰性很重,但挺体贴的嘛。我感觉儿子其实并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听见了我的尖叫,他的言行都是出于习惯与本能。好温暖!他平时和我吵嘴不听话,但在我生病时,给我端水递药的是他,在我床前问:
 
“妈妈,好点了吗?"的也是他。儿子,你会一辈子保护妈妈,是妈妈的依靠吗?如果你能勤快点就好咯!